http://goo.gl/aifZ8l

if (typeof (ONEAD) !== "undefined") {

ONEAD.cmd.push(function () {

但南進所指涉的東南亞各國,經濟發展差異極大,經濟發展的階段也不同,將其視為單一的整體,其實是極為危險的。根據世界銀行發布的1993年至2015年「世界發展指標」,若排除人口500萬以下與石油資源等特殊經濟體,則經濟成長速度最快國家分別是:中國大陸、柬埔寨、越南,以及寮國。可見除了中國大陸之外,特別是在中南半島的東協國家,的確可供台商快速發展,例如台灣的輪胎雙雄,正新與建大,就在越南發展良好。但東協國家也不乏一些發展相對停滯以及閉鎖的的國家。1990年代台資企業曾經在馬來西亞的檳城建立起電子產業群聚,但後來卻因過度的政府干預,加上不敵在大陸更有效率的產業群聚而逐漸星散,其中最大的英業達更撤往中國大陸。可見企業的經營或是移動,總歸是必須要符合「看不見的手」的經濟規律的。小型台商企業大多處於進入門檻不高的高度競爭行業,如螞蟻在野生叢林般的地主國中蹭飯,生存是險峻的,因此造就一些賺機會財的企業,不深耕、打帶跑,也不乏遊走法律邊緣者。近20年來,在這樣競爭行業中能留存下來的都是不容易的生存者。當然,更多企業是規規矩矩地經營。頂著別人的天,踩著別人的地,只要盡力配合當地勞資、稅務、工安、環保、海關等各種合理或不合理的規定,即可以長期穩定的發展,不少崛起而成當地的產業巨擘。他們所在的競爭行業的特性,使他們也可以與政治保持安全距離。但在非競爭性的產業,特別是那些需要政府特許、特批或具備獨占特性的產業,企業的營運範疇與政府的權力領域極為接近,因此政商關係至為重要。這也是為什麼食品業的蔡衍明可以自豪地說他不需要任何政商關係,每一毛錢都是從完全競爭的紅海市場中賺來的,而某些台灣金融集團的高層,卻總需要與藍綠紅各方保持良好政商關係的深層產業因素。從談判的角度來看,台塑河靜鋼鐵廠是非常成功的海外投資案,配套完整。除一貫作業煉鋼廠外,尚包含汽電廠及可停泊20萬噸級大型船舶之深水港等。初期投資額為100億美元,是越南近年來最大的外人投資案件。發電、港口等業務,再加上其大規模、半壟斷的特性,高度涉及了當地政府的特許,「獨占」與「特許」再加上為「外人」所「私有」,自然成為高度政治敏感的投資項目。越南本是一個低度透明與高度不信任的社會。在自主民意的抬頭與網路社交媒體的勃興之下,不可避免地帶來了緊張的官民對立與社會張力。河靜鋼鐵廠周遭的汙染是事實,但台塑是否該承擔直接責任,抑或是迫於政治壓力不得不認錯,則是尚待釐清。但多次大意疏忽而掀起風暴,再被反對勢力用作反政府槓桿,實則是缺乏政治敏感度的結果。在台塑認錯賠款之後,越南網路上猶見質疑台塑:為何可以違反越南法律獲得70年的土地使用權?為何可以擁有專用港?為何可以低價審批大面積的土地?直指涉批的眾多官員,甚至上升到國族層次,質疑台塑背後的中資動機。可見台塑在越南的嚴苛政治風險考驗遠還沒有結束。企業走出國門,對可能的風險均需極為謹慎,東南亞的企業競爭強度不若大陸激烈,但由於文化的差距與語言的隔閡、政治等相關風險,也不容小覷,何況是高度敏感的投資項目。召喚政治權力是危險的雙面刃,長期還需藝術操作、保持距離。(作者為國立雲林科技大學副教授)(中國時報)

桃園借錢



信用貸款買車





var _c = new Date().getTime(); document.write('');



為推動新南向政策,新南向政策辦公室主任黃志芳提出「大象vs.螞蟻論」。將台灣企業喻為螻蟻,無法在大型企業林立的中國大陸立足,所以最好南進。事實上,台灣在海外投資的廣大企業群體中,雖然有螞蟻雄兵,也不乏身形巨大的大象。他們或追逐機會,或在台灣的比較利益轉變的過程中,為了生存而遠赴海外。從早期的泰國、馬來西亞,到越南、柬埔寨、印尼,不勞政府鼓動南進,早有台資企業篳路藍縷,努力奮鬥的身影,且涵蓋各類型的廠商。

ONEAD.cmd = ONEAD.cmd || [];

if (typeof (ONEAD) !== "undefined") { ONEAD.cmd = ONEAD.cmd || []; ONEAD.cmd.push(function () { ONEAD_slot('div-inread-ad', 'inread'); }); }

郵局 房貸

>信用瑕疵可以貸款嗎



軍人房貸利率

ONEAD_slot('div-mobile-inread', 'mobile-inread');

農地貸款條件

>房屋貸款利率怎麼算

});

}




9FAFD8C3E5C6A896

    erg461f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